背景

联系站长

  • 图标

    站长:阿耀

  • 微信

    WX:2121212

  • QQ

    QQ:2121212

一场人民文艺的可贵实践

更新时间:2020-11-28 19:07点击:

  新华社厦门11月26日电题:一场人民文艺的可贵实践

  新华社记者任沁沁、张逸之、吴剑锋

  两年,一头扎进农村,与农民吃住一起,让刚刚脱贫的农民演他们的脱贫故事。导演郭啸这场大胆实验,结果如何?

  11月25日,第3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国产电影展开幕式上,1972年出生的郭啸,作为导演代表上台致辞。他的这部由脱贫农民本色主演的真实脱贫故事片《一个不落》,将在本届电影节展映。

  “这是一次人民文艺的可贵实践。”1972年出生的郭啸告诉新华社记者,艺术源自生活,人民需要艺术,更需要来自真实、能与他们血脉相通的艺术。

  影片中的梨花村,原型是山西省长治市武乡县上司乡岭头村,这里曾是十里八乡有名的贫困村。驻村扶贫工作队改变了村民的命运,武乡羊肥小米品牌创立了,微商销售模式搭建了,曾经滞销的农产品销往全国各地了,光伏项目立起来了,岭头村在2016年实现了整村脱贫。

  2017年春节,郭啸第一次来岭头村采风,决定把这里的故事搬上大屏幕。那些历经了沧桑依然挂着笑的高原红的脸,长满了老茧却温暖无比的有力的手,言语间对生活的热爱对未来的向往,都触动着他。

  不需要布置场景,土黄色的土地、搪瓷大碗、简陋的窑洞、砖墙、石壁与石桌,就是最好的景。不需挑选演员,精准扶贫政策下脱贫的农民,就是最好的演员,他们的真实演绎最具话语权。

  扎根数月,写好剧本,当年5月1日,《一个不落》开机。

  影片以返乡青年张帆的视角,讲述了驻村扶贫帮扶工作队进入梨花村后,依靠党员、群众解决土地遗留问题、家族矛盾;通过精准扶贫,带领梨花村成功脱贫的故事。电影礼赞扶贫工作队干部,更真切呈现了贫困农村的自然风貌、社会地理、农民生存样态以及情感诉求。

  为了让连相机都没见过的农民对摄像机不发怵,郭啸从不喊“开机”,总是在与农民聊天的轻松氛围下渐入拍摄佳境。为了拍摄过程中不打扰农民表演,剧组没请剧照师。

  在自己最熟悉的天地里,农民们每天拿到一张台词,在规定的情景内,“可劲儿折腾”。演的是自己的亲身经历,他们都很投入,没人跳戏。

  背台词对农民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没想到,农民们每天领到台词后,不仅能背下来,还能对台词做合理改变,融入了当地的语言特色。“抿圪斗”“拉拉话”“不歪”“牛哄哄”“瞎胡球闹”等真实生活中“流”出来的语言,让影片接上地气,还冒着热气。

  不少当地农民主动要求入戏。一位70多岁的老奶奶,拄着拐杖来找郭啸,“村里其他人都扮上了,给我也加个角色吧。”

  从村干部腐败、懒汉混吃混喝、兄弟反目、孩子交不起学费;到扶贫干部进村,与农民倾心交谈,解决历史遗留问题,确立精准扶贫政策。而后,村干部积极配合工作队做好脱贫致富工作,光棍李二狗入了村里新成立的农民经济合作社、光棍狗蛋成了乡村快递员,上不起大学的孩子工作队给联系了爱心企业,村庄各种乱象得到了改善,乡风民风村容村貌向好……走上脱贫致富大道的梨花村,正是千千万万个脱贫村的真实写照。

  “精准扶贫让俺们村告别了穷日子,过上了好日子,还让俺们当了回电影演员。”剧中扮演老支书的岭头村73岁村民张来旺深情地说,俺们感觉日子越过越好,往后更有奔头。

  2018年10月,《一个不落》在第二届平遥国际电影展首映;2019年,影片被推选为2019年度国家电影精品工程专项资金资助项目;2020年10月17日第7个国家扶贫日前夕,《一个不落》登上大银幕。

  电影上映以来,郭啸接到了许多农民朋友来电。他们感谢剧组拍了一部让农民感到亲切并为之感动的电影。郭啸说:“这是一部由人民参与创作,为人民抒怀的电影,是我应该感谢你们,人民的喝彩才是艺术存在的根本价值。”

  随着贵州省日前宣布剩余的9个贫困县退出贫困县序列,我国832个贫困县全部脱贫。

  “与其说这部电影的拍摄是一场实验,不如说是我们抓住了变革时代赋予的机遇。”郭啸说, 这是主旋律电影创作的最好时代,电影人应当忠于时代,以光影讲述更多观照现实、映照民心、推动进步的故事。

+1

官方微信公众号